墨染苏华

cp洁癖晚期
全职:伞修伞,韩张,喻黄,江周江,方王,双鬼,林方,昊翔。
魔道祖师:忘羡,双道长。
渣反:冰秋,漠尚
盗笔:瓶邪,黑花
利艾,骑士帝(朱修)
密林父子
阴阳师:酒茨,狗崽,双龙组,青夜青,藻哥藻嫂,博晴
史向:李杜,云亮
王者荣耀:云亮
怪化猫:金药金

还有自家儿子们(笔芯)
拒绝一切xy相关,非常不喜欢xy!
门牌号2965443756

《关于男神和他竹马》

长亭:

※类似微博吐槽君投稿体,没找到统一标准格式我就瞎写一下。真正题目实际上是《我发现男神暗恋他竹马怎么办》,有点长我概括一下x


※现代paro,原创第三人视角,与ooc势力比翼双飞,与私设势力狼狈为奸【你


※改不掉安利的习惯于是继续安利BGM:《夏野与暗恋》闫东炜















【匿名投稿】


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吐槽君你好。


今天我不吐不快的故事,大致可以概括为一句话:我发现男神暗恋他竹马怎么办。


先来简单介【chui】绍【yi】一【chui】下我男神。


我是在学生会里认识我男神的。他是大我两届的学长,身高目测一米九上下,颜值很高,我校校草之一。他不怎么笑,说话也是言简意赅,见他第一眼会觉得他十分高冷,实际上他高但是并不冷。为人十分之体贴,在我校“最想嫁的对象”榜一度承包第一。


男神能力也很强,什么样的烂摊子都能有条不紊的处理好。遇上我们搞砸了事情他也不轻易发火,而是把错误给我们一一列出来,督促我们改正。


他简直就是梦中情人本人了。


然而老祖宗曾说过,人无完人。


这位梦中情人有个要命的缺点——他的洁癖特别特别特别特别的严重。


具体有多严重呢?


我曾经看见他擦一把椅子擦了二十分钟,期间用掉整整一包纸巾,而他擦这么久的原因是椅子上落了零星几点粉笔灰。


他从不跟别人同食东西,肢体接触也是能没有就尽量不有。一开始学生会里还有人觉得他只是瞧不起别人,直到某天那位仁兄亲眼看见男神洁癖发作,站在洗手池旁边洗了半个小时的手,洗到手上都刮出伤口了还不肯停。


然而男神毕竟是男神,洁癖再严重,也不能阻止妹子们倾心于他。


实不相瞒,我对男神也曾春心萌动过,还曾热血上头向男神告白过,然后他像拒绝之前N+1个追求者一样,非常委婉的拒绝了我——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男神那么好怎么可能给我发好人卡!


后来过了段时间,从被拒绝的郁闷里走出来,我渐渐意识到,我对他的喜欢其实并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是一种单纯的迷妹对男神的喜欢,是那种不适合恋爱的仰慕。


想开了以后,我就不再执着,一切都平常心对待。


神奇的是当我不再刻意接近他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好了。最后我跟他成了朋友,偶尔一起玩游戏,我带他吃鸡他带我上段什么的……好,我知道跑题了。


一言蔽之,男神其人,就是一个大写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在校三年,连个暧昧对象都没有,在学生会高年级干部那一圈脱团狗里坚定不移的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


我刚认识他时曾以为他从不接受校内女生的告白是因为他女朋友在外校,因为我时常能看见有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白眸小姑娘蹦蹦跳跳的来给他送吃食,而基本不接受别人的食物的他次次照单全收,有时还会跟那个小姑娘一起吃饭。


我一度以为那个小姑娘是他女朋友,然而看他们的相处模式久了就品出了点不对——现在都兴把女朋友当妹妹宠这种操作吗?还是真 · 对待亲妹的那种?


后来我机缘巧合的见了一次男神和他竹马的相处模式,对比之下顿时觉得男神绝对是真心把那个小姑娘当亲妹妹宠,不是我能直播吃键盘。


接着来say一下男神的竹马。


竹马跟男神并不同校,他就读于同城另一所与我们学校一样有名的大学,颜值也超高,一双眼睛特别好看,一个眼神就能迷死人于无形。


竹马在他学校很忙,所以他并不经常来找男神,我见他的次数不多,交谈也只寥寥几句,但是能感觉到他是个非常温柔正直的人,因此对他印象一直很好。


第一次见他跟男神的相处时我就觉得他跟男神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至少男神对待他的态度很不一般。但那时我没有多想,本来嘛,十多年的竹马竹马,从小一起长大,态度不不一般一点还能叫竹马么?


但是后来我就觉得有点不对了。


怎么说……因为常年在一堆脱团狗里打转,见惯那些小情侣的眼神,所以我对于那种“确认过眼神,你是我喜欢的人”的眼神还蛮敏感的,也就是这么觉出不对的。


那是一个放五一长假的前夕,竹马突然来了,估计是想跟男神当面商量点事,结果男神还有一大堆资料没整理,于是竹马就特自然的过来搭把手。


当时我给男神送资料,一进门就看见他不动声色的转过头,看着他竹马。


我当时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下意识看了一眼男神的眼神,发现他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但眼神特别深,带着一点若有若无、心满意足的笑意,身体力行的展示了一把什么叫做“温柔得能掐出水”。


……看见我来当电灯泡发光发热,男神温柔似水的眼神立马变了。在那眼神下我仿佛变成了僵尸,被寒冰射手突突突一波爆头,尸体掉进寒冰炼狱。


第一次我还能劝自己是我腐虫上脑看谁都加滤镜,然而当我第N+1次撞见男神拿这样的眼神看着低头给他写分析的竹马时,我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总感觉自己知道了什么很不得了的大秘密。


而且据我观察,操作最骚的是,如果是跟竹马面对面直视对方的讲话,他一定不会流露这种眼神。但是人家一旦没注意到他,这给人疯狂塞狗粮的眼神马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


对此我表示:呵呵。


但是眼神这种东西毕竟是很主观的,不能当作切实证据,所以我一直没敢问,也没敢跟他竹马说。毕竟万一我说了发现不是而是我想多了,我余下的三年校园生活还过不过了。


……然而老天爷仿佛是铁了心的要让我意识到我男神的确是对他竹马有着别样的心思,于是大手一挥,把证据糊了我一脸。


举个栗子。


那天,我和室友一起去看一场很有名的外国鬼片。当我在思考买什么吃的,看片时能吃一口压压惊时,就被室友一肘子捅得差点嚎了出来——但到底忍住没嚎出来。


因为我听见她说:“哎你看,那是不是男神跟他竹马?”


我转头一看,看见那两个人正站在距我不到二十米的奶茶店前买饮料。要命的是竹马那时恰好正低头点单,男神又不自觉的流露那种眼神。


我一眼过去,顿时感觉到了宇宙的大恶意。


为什么又是我。


为什么我总能遇见他们。


为什么每次男神流露这种眼神都能被我撞见。


难道寒冰炼狱注定是我的归宿吗。


我室友对于我的绝望浑然不知,兴高采烈的提议我们去打个招呼吧,被我玩命的拉。


姐!亲姐!我在学校迫不得已已经破坏男神跟他竹马独处不知道多少次了!我带他吃鸡的那点情谊并不能阻止我再破坏一次就将终身待在寒冰炼狱!


拉扯间,我余光瞥见那两人已经买好了饮料,竹马一边戳开包装喝了一口他手里的饮料,一边站在一旁看男神从自动售票机取票。


紧接着我听到了一段令我窒息的对话。


竹马:“嗯……!这白桃乌龙茶味道真不错!子琛,来尝一口吗?”


我正心说竹马欸你难道不知道你旁边这位的洁癖有多严重吗怎么可能跟你同饮一杯……然后就听见男神低低的说了声“好”。


竹马:“你等一下我去给你拿个新吸管……”


男神:“不用这么麻烦。”


我转头,目瞪口呆的看见男神很自然的就着他竹马喝过的吸管喝了一口。


从不和别人同吃一样东西、洁癖严重得可以洗破手的男神就着他竹马喝过的吸管喝了一口。


他喝了一口。


喝了一口。


一口。


口。


……


那一刻,我仿佛看见太阳公公从西边爬起来跟我挥手,雪精灵在撒哈拉沙漠上嬉笑打闹。


那是生命的终极。


男神喝完一口完了还特别认真的评价了一句“是很好喝”,然后戳开自己的饮料邀请他竹马来品尝。


……我是谁我在哪我的眼睛为什么那么痛……


两个人就这么美滋滋的交换了一波饮料,期间间接接吻无数次,而吃瓜群众都是一脸“没什么不对这对朋友感情真好”的蜜汁自然。


……这算哪门子友情!社会主义光芒照耀下的友情吗!


最令我感到窒息的是,后来我发现他们和我们看的居然还是同一场鬼片,座位居然就在我们座位的前一排。


电影开始,我神情木然的看着我前面那位“洁癖非常严重、能不和人有肢体接触尽量不有”的男神全程任由他竹马乱抓他的手,偶尔不自觉往他那边倒、靠到他肩上时他也不躲,甚至有时竹马不来靠近他,他会主动抓紧竹马的手。


我在全场尖叫中悲愤的想,这他妈明明是鬼片,为何我只感觉到了吃狗粮吃到撑的绝望!


我知道有人会说,也许男神这么做是因为他害怕呢?


我只想说你真是图样图森破,男神根本不怕这些。君不见每次跟他玩恐怖游戏我被吓得上蹿下跳时他脸上的表情有多淡定,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爆了一波天秀操作。


除了眼神和双标洁癖之外,男神给他竹马的特殊待遇还有很多,篇幅所限我就不一一列举了。


总而言之,我愿意用我下铺五年内所有抽SSR的欧气发誓,男神他绝壁喜欢他竹马!


但是至于竹马喜不喜欢男神……这个我跟他不太熟,真的看不出来……


我该怎么办?是跟男神谈谈,还是告诉竹马?还是继续装作我什么都不知道?


球评论指点!!!




























【投稿补充】


帅裂苍穹的吐槽君看我看我快看我!我是辣个“我发现男神暗恋他竹马怎么办”的槽主,我来紧急补一发投稿!


对于那些“人家都没有亲口承认,别是你脑补太多,这样很ky”的评论我统一回答一下:我现在可以不需要用我下铺抽SSR的欧气发誓就能确认男神一定喜欢他竹马了,因为男神他亲口承认了!


而且他知道我知道他喜欢他竹马,我连糊涂都装不了了!


事情是这样子的。


毕业季,学生会里大四的学长学姐们都要走了,于是大家定了个包厢准备开个趴体,大伙儿最后在一起聚一聚,男神也去了。


说到他去参加聚会,我就顺便回答一下,为什么男神明明洁癖那么严重还会去电影院那样的公共场合。


男神和我闲聊的时候说过,他的洁癖严重,一部分是因为他真的很恶心脏东西,另一部分则是受心情影响。清洁对于他来讲是一种宣泄方式,所以在他没什么压力或者极端情绪的时候,只要不是特别脏乱或者是太亲密的接触他都能接受。


而我在电影院遇见他和竹马的那段时间里,他刚给学生会成功拉了一波赞助,心情很好,洁癖明显减轻了很多,电影也是他主动约竹马去看的。


好了,回到正题。


我校学生会聚会这事乍一看跟就读于另一所大学的竹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所以在我推开包厢门看见竹马跟他妹妹白眸小姑娘的那一刻我的内心是懵逼的。


后来我才知道,竹马是他那个大学学生会外交部部长,早就跟好几个大四的学长学姐有接触,而且关系都很好,小姑娘也因此跟那几个学长学姐玩得很好。竹马偶尔来我们大学不全是因为男神,也有工作任务的原因在内。


聚会中途,有人提议玩真心话大冒险,顿时引来一群八卦人士的赞同,然后男神不幸中了一次招。


见他抽到那张“说出你喜欢的那个人的名字”的真心话牌时我悄悄看了他一眼,他看着牌,微不可闻的抿紧唇,最后放下真心话牌转去抽了一张大冒险。


……看着那张“蒙眼在在场众人中挑选一人并亲吻”的大冒险牌,我不忍直视的别开脸。


手气非到这种程度也是没sei了。


男神脸色黑如锅底,而在场众人都知道他的洁癖有多严重,于是都纷纷道不蒙眼,他自己挑一个,实在不行就不玩大冒险,用之前那张真心话牌。


男神脸色当即就变了,挣扎许久道,还是玩大冒险吧。


有个学姐半打趣半试探道:“为什么不选真心话?是因为有喜欢的人了吗?”


男神听了,沉默半晌,居然真的轻轻“嗯”了一声。然后我看见他在应付起哄着喊“是谁”、“不行不能大冒险必须真心话”的众人时,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竹马。


竹马听见他说自己有喜欢的人时,微不可闻的皱了下眉,紧接着脸上迅速恢复一派风轻云淡,仿佛一点都不惊讶。他的笑容丝毫未变,看不出真实情绪。


男神的眼里的光暗了暗。他闭一闭眼,犹豫片刻,然后在我“果然如此”的注视下指了指竹马,选择了自己的亲吻对象。


竹马当时好像是在走神,一直到小姑娘推了他一把,他才意识到男神指了自己。


他愣了愣,然后急忙道了一声“稍等”,离开包厢五分钟后又回来了。我看见他的头发有点湿,长袖袖口也有水浸的痕迹,想必是去洗脸洗手了。


……真是一把掺着玻璃的好糖。


我看着站在男神面前,手指不自觉曲起、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的竹马,觉得有点奇怪。


看样子,竹马分明是知道男神的洁癖的,他难道没有发觉男神对待他跟对待别人是不一样的吗?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我听见人群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嘘声,赶忙伸长脖子一看——


男神执起竹马的手,眼睫垂敛,脸上素来冷淡的神情有一瞬间温柔无比。他低下头,轻轻吻上竹马的手背。


……男神不愧是男神,别人的亲吻都是亲嘴亲脸亲额头,就他不走寻常路。


莫名其妙觉得男神这一吻非常苏,苏得我嘴角胡乱疯狂上扬的我用手遮住嘴如是想道。


竹马一愣,然后像是被烫着了一样飞快的抽回了手。他别开眼不看男神,慢慢咬紧了下唇,脸出乎意料的没红。


男神的神情里满是错愕,像是没想到竹马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但那样的神情只出现了一瞬,紧接着他垂下眼,掩去自己的错愕,唇角带了一点若有若无的苦笑。


见男神如此亲吻,旁边的人一拥而上,分开两个人,一边喊着“作弊不算”、“罚酒罚酒”一边给了男神一杯啤酒。男神居然没有推脱,一言不发的喝了。


竹马在男神接过酒杯的时候露出了想说点什么的表情,但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沉默着看男神把酒一饮而尽。


玩到后面,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我因为身体原因不适合喝酒,大家都知道,所以没人灌我,而白眸小姑娘由于还是个高中生,大家都有分寸,所以没人闹她。


到最后,我和小姑娘成了在场所有人里最清醒的那两个,于是和几个还算清醒的人一起开始花式打车,把包厢里醉的醉睡的睡的家伙送回家。送到最后,包厢里只剩下男神和竹马。


竹马被人灌了不少酒,我刚才走的时候看他一直闭着眼靠在墙上还以为他睡着了,没想到当我再一次返回包厢时,在门口听见了他的声音。


他说:“子琛。你……怎样看待同性恋?”


我的手停在把手上,整个人都惊悚了。


这是什么展开?


片刻寂静后,我听见男神低沉的声音响起,平静得近乎毫无感情:“还能怎么看待……不支持不反对。”


我:……????!?!


男神你不是喜欢你竹马的吗怎么是这个回答??


难道我一直误会他了???


竹马说了声“是么”,尾音带了一点好像是笑起来的气音,然后包厢内再次陷入了沉默。


我站在门口,进去也不是离开也不是,恨不得对自己施加一个遗忘术,忘记刚才听见的话。


这时身后传来脚步声,我转过身去,尴尬的看着去帮忙拦车、顺带买了杯蜂蜜水回来的小姑娘。她看了我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变了变,接着推门进去,给竹马喂了口蜂蜜水,然后拉着竹马就走了。


我在门口又尴尬的站了一会儿,最后实在不想被过路人当成行为艺术瞻仰,于是进了包厢。


进了包厢,我看见男神侧坐在沙发一角,脸红得不自然,眼神有点涣散。


我心说不是吧他全程只喝了两杯难道也会醉吗,然后不自觉想起了刚才听见的对话。


那时我大约是鬼上身了,怀着暴露自己也要满足好奇心的大无畏不怕死精神,下意识问了他一句:“学长,你既然那么喜欢他,刚才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男神估计是真的喝醉了,一脸严肃的思考许久,没有问我“你怎么知道我喜欢他”或者是“你都听见了”,而是一本正经的用驴唇不对马嘴的话语回答了我的问题:“他?……因为他知道了。”


我:……???


等一下谁知道了什么?


他闭上眼,头靠在墙上,自言自语一般说着话,声音低得几乎是在梦呓:“你是因为什么才问我这个问题?……你是发现了吧。不接受但又想保我体面,于是借此隐晦的提醒我……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我:“……”


原来每个暗恋的人都是一把做语文阅读的好手吗。对不住愚蠢的我当时只听出他真的只是在很随意的问你一下而已。


我看男神扶着墙站了起来,梦游似的往外走,步伐踉跄,于是想过去扶他。结果他像是变了个人,用从没用过的力度粗暴的挥开我的手。


见我面露错愕,他闭一闭眼,低声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接着他又道:“我能一个人回去,你不用管我……我没醉,别担心。”


然后他就扶着墙,一个人慢慢的走了。


我看着他孤身一人的背影,不知怎的,心里有点难受。


……然而这点难受,在第二天中午男神打电话给我时全部变成了惊恐。


一接通电话,我就听见男神平静道:“你都知道了?”


我垂死挣扎:“你唆森么?森么东西我知道了?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他的语气非常笃定:“你都知道了。”


我:“……”


我:“我说我其实并不想知道,但这事儿一直往我跟前凑,我不想知道也得知道你信吗?”


男神:“我信。”


我总觉得他会接一句“才怪”。


我:“所以……你是真的喜欢竹马?”


他很坦然的应了:“嗯。我喜欢他。”


虽然早有准备,但听见正主亲口承认,我还是忍不住小小的震惊了一把。


男神:“别告诉他。”


“好。”我犹豫了一下,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你……你还好吗?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我没事。”他顿了顿,沉默许久,才轻声道,“我不知道。但我不会让他为难的。”


我无言以对。


最后他说了声“打扰了”,就挂了电话。


后来我在学生会再见到男神的时候,他与人相处、处理事情的状态还是一如既往,看起来和平时没有半分不同,弄得我以为他是真的没事。


但有天我落了东西在活动室,回去拿的时候,看见他把他昨天才擦过的桌椅又全部擦了一遍,最后去了洗手间,半天没有出来。第二天我再见到他,发现他手上多了一些小伤口。


……他的洁癖更加严重了。


现在我对于这件事,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之前投稿的评论我都看了,对于那些说“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掰弯竹马让他们在一起”、“当然是成全你男神,直的也要掰弯”的评论,我想说,我并不会这么做。


如果他们两情相悦,我不介意助攻,为他们送上祝福。但如果竹马真的是直的,我是绝对不会去帮忙掰弯他的。


说实在,我十分反感强行掰弯一个人这样的行为,这是对他人未来的不负责。我可以帮忙让竹马接受同性恋,但我绝对不会帮忙把他掰成同性恋。


这份感情关乎两个人的未来,容不得一点随意任性,必须严肃认真以待。


……唉。但是说真的,我也不忍心看男神这么失魂落魄,也想他能得偿所愿。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跪求建议!给您磕头了哐哐哐哐!!!































----------------


是送给 @辭花  的双道糖!


觉得虐了也先别急着打我,这个故事还没完。


因为这个故事比我预计的要长太多,所以我拆成了上下两篇。这里只是上篇,负责埋发糖的伏笔,还有个叫《关于我哥和他竹马》阿箐视角的下篇,负责挖伏笔的。


星星是喜欢老宋的,但他们之间因为相互暗恋出了一点理解误会。下篇就解开误会在一起啦。


下篇我会努力最迟在8月份内写完发的XDD

评论

热度(48)

  1. 墨染苏华长亭 转载了此文字